中醫基礎

頑痰誘百病

本文所屬類別:[藏象經絡]來源:古方中醫網 發布時間:2014-08-08 【字體:

痰者,病理性產物。醫云:“百病多由痰作祟。”中醫廣義的痰病,其臨床表現往往錯綜復雜,甚至離奇古怪,使人難以識別,很難正確地遣方用藥,故有“頑痰怪證”之論。然如能正確學習中醫痰病學說,則可對各種痰病進行正確的診斷治療,在臨床中收到滿意的效果。

有云“痰隨氣行,無處不到”,故臨床各種原因皆可產生痰病。中醫痰病理論,經古代醫家從不同角度不斷地補充完善,整理提高,經歷代臨床應用,使其得到了充分的實踐檢驗。

痰的產生,是臟腑功能失調的結果。中醫認為:痰、飲、水都是人體水谷精微的病理產物。根據其稠和稀分辨病癥及發病部位之不同而有所別。水腫多發于四肢肌膚,飲邪多留于胸腔、腸胃之中,而痰隨氣行,無處不到,遍及周身上下各個組織器官,均可發生痰病。一般認為,痰病發生與肺、脾、腎三臟水液代謝失常有關。但中醫有“五臟六腑俱能生痰”之論。由此可見,痰的生成與臟腑功能有密切關系。

脾與痰:脾氣散精主運化,為人體水液代謝之樞紐,脾功能失常,則水濕聚而成痰。《醫宗必讀》云:“水精四布,五經并行,何痰之有”,“脾土虛弱,清者難升,濁者難降,留中滯膈,凝聚為痰”。故也有“痰者涎液結聚”之說,其多由于“勞傷之人,脾胃虛弱,不能克消水漿,故為痰飲也”。

明張介賓也云:“夫人之多痰,皆由中虛使然。”中虛實指脾虛升降失常,故他又云:“果使脾強胃健,如少壯者流,則水谷隨食隨化,十留一二,則一二為痰,十留三四,則三四為痰。”在治療上,古人提出:“治痰先治脾,脾復健運正常,而痰自化也。”后世醫家總結脾與痰的關系,概而括之“脾為生痰之源”。

肺與痰:肺主一身之氣,通調水道,通過其宣發肅降功能,使津液敷布全身,故有“肺為水之上源”之稱。若肺失肅降,治節無權,則津液也可聚而為痰。臨床感邪,肺氣不宣,六淫化火,或肺陰不足,均可煎熬津液為痰。古有“肺為貯痰之器”之說,說明痰出于肺,有其一定機理。

腎與痰:腎藏元陽,主水,可調節水液代謝,故稱“水之下源”,若腎陽不足,開合失度,則水液代謝失常,波及脾肺,而生成痰病或飲癥。故中醫認為,“腎為痰之本”。腎之虛火,也常可煉液成痰,醫云:“腎生痰,多虛痰,久病多痰,切不可作脾虛生痰論。善病久不愈,未有不腎水虧損者,非腎水上泛為痰,此久病之痰也。”并在治療上提出,實痰易治,“其來也驟,其去也速”。然虛痰難愈,“其來也漸,其去也遲”。治痰之原則在于“使痰不生”,實則指久病之頑痰,用溫補腎陽,“補火生土”,可化散痰結。

肝與痰:肝體陰用陽,藏泄并用,具剛柔曲直之性。《內經》云:“在氣為柔,其性為喧,其德為和,其用為動。”中醫有“肝為萬病之賊”的比喻,肝生痰就是其病變因素。朱丹溪指出:“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先治氣,氣順則一身之津液亦隨氣而順矣。”治痰治氣主要指肝氣,肝氣的舒暢條達與否,是津液凝滯為痰的主要原因。

心與痰:心生痰是因心氣虛弱,痰濁因虛乘心,心陽不振,血行遲緩則自身生痰。《靈樞》指出:“津液和調,變化而赤為血”,若心脈瘀阻,則聚而為痰,發為胸痛,這也是心生痰。故臨床治療心痛,不僅活血化瘀,化痰通陽,也是其治療的重要手段。

正如醫家有云:“人之所主者心,心之所養者血,心血虛,神去則舍空,舍空則郁而停痰,痰聚心位,此驚悸之所以肇端也。”心生痰也有“痰迷心竅”之說,從而產生精神,神經方面的癥狀,這也實乃心生痰之意也。

三焦與痰:三焦生痰為中醫學獨特內容,故有“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”之論。如果三焦氣化失常或氣脈閉塞,水液無法正常運化,不能行使“決瀆”的功能,因而津液不通,停聚而為痰。故臨床上的溫通三焦,治療痰濕及水濕停留痰病,均可收到令人滿意的效果。

綜上所述,中醫關于痰病的學說,是建立在中醫臟象學說的理論基礎上。臨床治痰,一定要注重整體觀念及辨證施治。

【求醫問藥】


足球彩票专家推荐 华池县| 思南县| 潮州市| 定南县| 温宿县| 承德县| 堆龙德庆县| 博罗县| 泸定县| 石首市| 崇仁县| 黑山县| 邢台县| 忻城县| 神木县| 富平县| 通江县| 万山特区| 基隆市| 平邑县| 淮南市| 汉寿县| 宣汉县| 即墨市| 华阴市| 基隆市| 三原县| 南和县| 京山县| 平武县| 红桥区| 准格尔旗| 永川市| 成都市| 白水县| 巴塘县| 昌都县| 湘阴县|